新闻是有分量的

财经看三国:经济学家曹操的货币战争

2020-10-30 09:57 浏览量:

财经看三国:经济学家曹操的货币战争





 
今天财经有料哥继续和大家分享财经看三国之土匪经济学家曹操的货币战争第四部分,前三部分请在文章末尾链接阅读。
刘备、诸葛亮的经济手段稚嫩了点
蜀地与中原有群山相隔,根本没受到中原战争影响。
刘备入蜀之前,史籍这样描写蜀地经济:水渠散布在田野之中,良田好像绸缎般靓丽,黍稷油油,粳稻漠漠,村落中楼宇相望、桑梓相连,好一派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
刘备入蜀四十年后,史籍这样描述蜀地:男子都被拉去打仗,女子都被拉去搞后勤运输,耕地荒芜殆尽;无论君子、小人都对蜀汉心怀怨恨,黎民百姓由于害怕惩罚而不敢逃离。
堂堂天府之国居然饿殍遍野,刘皇叔等一干人到底在这里做了什么?
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相当困难。魏、蜀、吴三国之中,唯独蜀国没有史官,根本没有留下治史的第一手资料。?让我们从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说起,这一年,四处流窜的刘备时来运转。张鲁在益州(今四川)搞了个“五斗米教”,顺便起义。
建安十六年,益州牧刘璋感觉自己无力控制事态发展,只得向刘备求援,希望他派兵剿灭张鲁。
当时,有人劝告刘璋:“刘备虽然素有仁义之名,但其实是一个比曹操还坏的枭雄。刘备如果进入益州,您能给他什么职位?如果让他做益州牧,主公您将何以自处?”刘璋没有听从这个建议,坚持借兵对付张鲁。
结果,刘备刚进益州,就跟张鲁眉来眼去,联手恶搞刘璋,两人约定事成之后奉张鲁为“汉宁王”。张鲁当然没有当上汉宁王,却被刘备忽悠到打击刘璋的第一线。刘备进入蜀地的时候已经穷到家了,普通士兵连饭都吃不饱,至于军饷是想都不用想的。
那么,刘备以什么激励自己的将士作战呢?
答:抢劫!
兵临成都的时候,为了给将士一点盼头,刘备承诺攻下成都之后城内财富自己分文不取,宝物尽归将士,与士众约:
若事定,府库百物,孤无预焉;及拔成都,士众皆舍干戈赴诸藏,竞取宝物。
刘备的抢劫已经达到近乎疯狂的地步,不但把府库里所有的铜钱都改铸直百五铢,还强行收兑民间铜材,甚至连挂蚊帐的铜钩都被搜刮去铸造这种虚值货币了。
不接受直百五铢者,杀无赦
直百五铢为刘备带来了巨额财富,《三国志》这样描写当时的情况:“数月之间,府库充实。” 大家可以想一想,一拨连饭都吃不饱的流寇,数月之间居然兵强马壮,这会是多么惨烈的抢劫!
至于那位还在做着“汉宁王”梦的张鲁,眼巴巴地看着刘备出兵抢占成都,只得将自己经营三十多年的汉中献给曹操,以完甲之师不战降曹。刘备对汉中发起了攻击。汉中是蜀地门户,据说,张鲁投降曹操后,刘备很长一段时间一夜数惊,那是拼了命也要抢过去的。
当然,起兵之前刘备又铸造了一批新的直百五铢。与第一批比,这批直百五铢可以用“破、小、薄”三个字来形容,每枚八克左右,钱文也很不清晰。
对刘备的攻击,曹操没有接招,他只是把汉中黎民尽数迁往长安、三辅、洛阳、邺城,然后就退出了汉中。如果说刘备与曹操争夺汉中是生存需要,那还说得过去,毕竟汉中关系到蜀汉生死存亡,值得放手一搏。
和大家印象中的英明神武的传统形象相反,在刘备死后,诸葛亮表现得实在太不靠谱了!
古代,人口数量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最直接的体现。全国十三州,魏国独占九州,人口五百七十万,还包括洛阳和长安东西两个最大的经济中心;孙权有三州,人口二百三十万,曹丕称帝后,孙权在名义上接受了魏国“吴王”的封号;蜀国只有益州一地,人口九十万,是名副其实的弹丸之地。
也就是说,蜀汉和曹魏的军事实力是6∶1,在经济实力上蜀汉只能更差。
如果按规矩出牌,蜀汉应该避免主动出击,凭借蜀道天险被动防守。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诸葛亮居然敢先动手打人。诸葛亮也知道“益州疲敝,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但他还是将蜀汉全体人民绑架在这辆毫无希望的战车之上。
《三国志》记载,诸葛亮率十万蜀中将士先后三次北伐,另外蜀国还有官吏四万人(带甲将士十万二千,吏四万人)。十万将士绝非蜀国全部军事力量,每十个士兵至少需要三至四个人做后勤。蜀国只有九十四万人口(全蜀领户二十八万,男女口九十四万),平均九人要负担一个战士,七家要负担一个官吏,还不计算后勤保障,这就是真实的蜀汉、真实的诸葛亮。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也就意味着:诸葛亮北伐基本靠走!
十万军队要走出巴蜀古栈道,诸葛丞相如何支撑?
答:继续铸钱。
1980年4月,成都市房管所重建办公楼。人们惊奇地发现,原来自己办公楼的下面还埋藏着一批古代钱币窖藏和一件铜钱母范。这批铜钱就是“太平百钱”,一枚太平百钱等于一百枚五铢钱。现代科技已经证明,最早一批太平百钱铸造于公元221~227年之间,即刘备死后至诸葛亮第一次北伐之间,此时,蜀地能铸钱的唯诸葛亮一人而已。
结论:太平百钱为诸葛亮所铸。
 
太平百钱是一种极其离谱的货币,离谱到根本就不能称其为钱
这种钱重0.1~1克,不但低于西汉末年的荚钱,甚至低于董卓的无字小钱,是中国历史上质量最差的铜钱之一。
也就是说,在“六出祁山”之前,诸葛丞相曾以1∶100的比例抢劫民间财富。非但如此,太平百钱和直百五铢属于并用货币,只不过直百五铢发给官吏,而收购小民财富一律用太平百钱。后来,蜀地经济凋敝,据《三国志》记载,蜀建兴十二年、十三年(公元234、235年)蜀国再次铸币,直百五铢重量也降到两克,跟太平百钱一样成了地摊货。
对这段历史,在那部传世的《中国货币史》中给出了一段非常搞笑的评语:“那时诸葛亮也许还没有死,他也许不赞成这种改制,但假若是在他死之前,那就是在他为北定中原鞠躬尽瘁的时候,自然把这次改制放在建兴十三年更为恰当。”
也许不愿意相信,一个中国历史上几乎被传为神的人,会在货币上大做文章,敛财程度居然与董卓不相上下。
看一看陈寿在《三国志》不中,对于诸葛亮的评价:诸葛亮身处孤绝之地,本应偏安一隅;却连年空劳师旅,实在是一个志大才疏之人,最多只适合做太平宰相。

被窝午夜理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