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东南亚金融科技创业下半场

2020-11-27 13:31 浏览量:

东南亚金融科技创业下半场


       自东南亚金融科技监管风暴以来,中国出海金融科技公司密切关注着当地监管政策。

  2020年10月28日,马来西亚证券委员会(SC)新修订的《马来西亚数字资产准则》正式生效,以推动数字资产领域的负责任创新,有效管理风险和保护投资者利益。这是继印尼金融管理局(OJK)在线借贷六项新规后,东南亚金融科技监管又一只靴子落地。

  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出海东南亚始于2017年。当时,东南亚市场业态几近空白,移动互联网渗透率持续增长,面对上亿人口的金融需求,中国公司蜂拥而至。在最高峰时期,仅印度尼西亚就有超过2000家金融科技公司。但两年繁荣过后,一场现金贷监管风暴席卷印尼,东南亚各国金融监管随之升级。

  据ADVANCE.AI(领创智信)《东南亚金融科技市场风控报告》,2019年,大批中国出海企业因监管收紧、逾期率攀升、市场收缩等因素关停东南亚业务。2020年,东南亚金融科技市场开始被蚂蚁集团、陆金所等巨头公司入场收割。

  对于创业者来说,东南亚仍有大块的市场空白。贝恩、谷歌和淡马锡联合推出的《东南亚数字金融服务报告》数据显示,东南亚的互联网经济仍然在快速增长,在2025年将达到3000亿美元,且仍然有超过75%的消费者缺乏充分的银行服务。

  经历这场监管洗牌后,一些中国出海金融公司开始转变经营策略,即从单纯消费信贷业务转向金融科技解决方案。一些公司以金融科技赋能在线理财和资产管理,采用了定制化、模块化、满足当地监管要求的云输出模式。另一些公司则将人工智能、算法模型、机器学习等技术运用到个人信用评估过程。

  同时,随着东南亚电商的兴起,各国对于电子支付和消费信贷的需求逐渐形成差异化。待各国监管政策相继落地后,东南亚仍是一块金融科技创业的热土。

  针对中国出海金融公司在东南亚的本地化挑战以及人工智能在借贷领域的应用,ADVANCE.AI(领创智信)CEO寿栋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Q1: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出海东南亚,会遇到哪些本地化挑战?

  寿栋: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在东南亚主要面临三个方面的挑战。第一个是应对本地监管政策,每个国家的监管政策不一样,风险也不一样,需要结合本地情况对政策进行理解、消化和沟通。这种沟通一般需要面对面,势必需要一个本地化团队。这里就涉及到第二个方面,团队的本地化,选择哪些合作方,如何搭建本地化团队,是业务能否落地和开展的重要条件。第三个是模式的本地化,比如产品模式、期限、利率等,是否合规,是否适应当地市场等。

  Q2:东南亚金融科技监管有哪些趋势?中国出海企业应该如何应对?

  寿栋:东南亚一些国家已经开始有监管沙盒及牌照机制。比如印尼,开展信贷业务的公司必须在OJK申请牌照。牌照也分为不同阶段,公司先拿到注册,进入监管沙盒,大概一年后,相关业务通过监管审计,同时资金股东各方面满足监管要求,就能获得正式牌照。

  有些国家是试运营模式,试图探索适合当地的监管模式,也有些国家现阶段可能会从利率等方面进行指导,类似于中国的窗口指导。

  按照中国市场经验,我认为东南亚市场最终都会走向牌照化。因为金融类风险型业务,持牌合规经营是一个长期化的趋势。持牌公司需要遵守监管政策及当地法律,确保产品合规,按月向监管机构上传运营数据,保护用户数据隐私等。

  对中国出海金融公司而言,我认为有两个方面是需要注意的。第一个是严格要求自己符合当地监管政策和行业准则,设立专门的团队处理监管相关事务。我们还通过组织沙龙、定期分享白皮书的形式,引导合作伙伴关注最新的监管动态,希望出海公司能持牌,更合规、更长期地经营本地业务。

被窝午夜理伦影片